黎城县新闻资讯

您的位置:主页 > 体育新闻 >

记忆留香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7-28 01:2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• 东亚兰,花艳,香气清芬,花期长,每次到缅甸都能看到。记得那是个东亚兰盛开的时节,我在仰光见到了缅甸友人果奥先生。见面时,他着一身传统的缅甸服饰,细长的脸上留着一对小胡子,谦和亲切。果奥先生是当地的一位儒商,既做印刷机械、钢材、水泥生意,还从事文学创作,在当地主办了两份刊物。

    见到果奥先生的当晚,他就约我到家里做客。那是一幢典型的缅式二层小楼,小巧玲珑,院子里和窗台上放着一盆盆艳丽的花,长条宽厚的叶片,似一条条翡翠带子;茎干挺拔,亭亭玉立;开着蓝色、紫色、粉红、橘红、藕白、杏黄的花,香气扑面而来。

    “好美好香的花!”我不禁赞叹。

    “这是东亚兰,我们缅甸人最喜欢的花之一。”果奥夫人身着缅甸纱丽,笑着向我们介绍道。果奥先生接着说:“我们一家人都喜欢东亚兰,家里、公司和出版社里,都养了各色的东亚兰。”交谈虽然短暂,果奥夫妇的热情、执着及他们对文学的浓厚兴趣,都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。在仰光那些天,果奥夫妇一直陪着我四处参观,畅谈创作体会。

    在茵莱湖,他们介绍茵达族捕鱼人单足划舟以及湖上浮岛、水上集市等风土人情。在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,果奥夫妇专门把车停在山谷桥边,带我观赏花香袭人的野生东亚兰,告知这里是缅甸著名作家吴杜卡创作的电影剧本《人生》的故事发生地。极目远眺,穿过隧道的崎岖铁路线,漫山遍野的野生东亚兰,好似曲折却充满希望的人生道路。

    果奥夫妇都是文学爱好者。在他们家对面,芬芳的东亚兰簇拥着他的金鹿出版社和印刷厂。出版社有5名编辑,30名印刷工人,出版两份杂志,一份是文学刊物《小说月刊》,另一份是当地的佛学杂志。每月约有七八部小说在此出版,作者包括缅甸一些著名作家。

    走进出版社的编辑部,几盆盛开的东亚兰格外醒目。我随意翻阅他们出版的小说和杂志,同几位编辑交谈,得知果奥夫妇也是缅甸小有名气的作家,曾与当地诗人合办过《奇文》杂志。果奥先生自己写过两部小说,常以“东亚兰”和“野草”为笔名。

    得益于果奥夫妇的引见,我有幸结识了几位缅甸知名作家。一天傍晚,果奥先生约我和几位作家在大金塔附近的一家中国餐馆见面。步入餐馆,每张桌子上都摆着盛开的紫色东亚兰。我见到了曾获缅甸“文学艺术卓越者”称号的缅甸著名作家、电影工作者吴杜卡。老先生当时84岁,身着传统的缅甸服饰,谈笑风生。席间,我还与缅甸著名作家、翻译家妙丹丁先生交谈。这位戴着宽边眼镜,身材瘦削、精神矍铄、健谈博学的作家出版过多部长篇小说,翻译过托尔斯泰的《战争与和平》、高尔基的《童年》、曹雪芹的《红楼梦》、曹禺的《日出》《雷雨》等作品。他说,中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,中国的改革开放影响深远,中国作家对缅甸的影响也是深远的。

    回国后,在昆明举办的世界园艺博览会上,我又与果奥夫妇重逢。在博览会缅甸园,又见盛开的东亚兰。绚丽芬芳中,那段醇厚温馨的胞波之情,格外亲切。

  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0年07月26日 07 版)